3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11:52:2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时报:在什么情况下两国关系会改善?11月的大选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时间推移,双方发现,我们能扩展对共同利益的认识,并同时扩大采取行动以捍卫它们的意愿。当苏联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时,我们能够采取合作行动反对它。随着中国实行改革开放,我们变得越来越相互依赖,这可从巨大贸易量、巨额相互投资及游客和学生交流大幅增长看出。两国的许多人都对这种与日俱增的联系感到高兴,但也有一小部分人仍反对《上海公报》开启的“搁置意识形态分歧”的往来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郑月娥说:“我对何博士离世感到难过,谨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,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时报:过去这段时间,特朗普总统和蓬佩奥国务卿提高了指责中国的调门,背后的动机是什么?是因应大选的策略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郑月娥表示:“何博士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资讯委员会委员,见证香港回归。他积极参与香港社会服务发展,大力支持公益金的筹款活动,慷慨捐助本地慈善团体和香港专上院校,亦曾捐款赞助文康设施建设以至禁毒教育和宣传工作,建树良多。何博士2010年获颁授大紫荆勋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时报:您怎么评价美国政府应对疫情的表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类正依赖唯一且经济高度一体化的地球为生。我们存在分歧,但到头来我们必须找到互惠互利的方式,这符合我们各自的利益。在我们两国之外,几乎没有任何人希望看到美中相互依赖终结,或被迫在我们之间选边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时报:您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的翻译,那场“破冰之旅”结束了中美两国相互隔离的状态。但现在,一些美国政客在推动中美“脱钩”,两国关系会被切断并回到过去疏离的状态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傅立民:我确实是美方首席翻译,但除一些社交场合外,尼克松总统依赖中国翻译而非我。我翻译美国(时任)国务卿和中国(时任)代理外长姬鹏飞之间的对话(其实该对话更像是相互指责)。为在不引发我们的安全伙伴和朋友担忧的情况下开始美中合作,我们不得不通过审视并重申两国之间分歧的方式来打消他们的疑虑。这正是美中《上海公报》那么非惯例的原因——它坦率陈述了我们在所有国际冲突上所持的截然相反的观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“中国通”傅立民。